捞鱼摸虾

美家网 2019-05-19


“捞鱼摸虾饿死一门家!”每次奶奶看到我从河里出来,都会这么说我。


那会我总是裤腿卷到大腿根,手里拎着个小桶,光着脚,两只脚上乃至腿上、脸上满是臭烘烘的淤泥。


回到家里,鞋子也脏了,身上也臭,又免不了被妈妈一顿骂。


但我是屡教不改,我爱捞鱼摸虾。谁也不能阻挡!


开春是麦子拔节抽穗的时光,春旱无雨,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要从河里抽水浇麦子。我就天天盼望着,盼着河水赶快被抽干。一天,水没有下窝,两天,河沿边能看到一点下去水的水线了。几天过后,水下去大半。


一放了学,我就拿个小桶,拎着去河边转悠了。这时候还不能下水,河里水还多,只是围着河边转。掀掀这块石头,扣扣那个洞,偶尔就会收获几只小鱼小虾或者小螃蟹。我还是一个抓河蚌高手。河水下去大半的时候找河蚌最容易。你就沿着河边走,边走边寻找淤泥的裂缝。有河蚌的地方,淤泥准会有道裂缝,徒手下去一扒拉,不说百发百中也差不多八九不离十。赶到河蚌多的年份,一会就能收获一小桶,沉甸甸的拎回家,那个骄傲啊!


再说说摸鱼的乐趣。对,是摸鱼,不是网鱼也不是钓鱼,就是摸鱼。河水再少一些,河边的、河底的石头都露出水面的时候,就可以下水摸鱼了。我挽起裤腿,刚下水时还觉得水很凉,毕竟才是春天,但谁也不能阻挡我摸鱼,水凉也不怕。我捂了一冬捂的煞白的小脚丫子踩进黑乎乎发着腥臭味的稀泥里,深一脚浅一脚在稀泥里趟,走到了石头旁,弯下腰去,小心翼翼的伸手去石头下面摸。嘿,摸到一条小鱼,可惜窜跑了。再摸另一块石头,什么也没有。继续摸。有的时候能摸到小鱼,有的时候能摸到小虾,还有小螃蟹。有时候能抓住,有时候抓不住。就这样在河里摸来摸去。当小鱼蹦蹦跳跳从手边逃走的时候,心里想着下一次一定要动作快一点;当抓住一条的时候,心里别提多高兴!这里面有很多小窍门,比如从什么地方下手,手型应该怎么样,从哪里堵,从哪里赶,小鱼一次一次跳走,我一次一次总结经验,我的摸鱼本领越来越高!


等水抽的差不多干了的时候,水坑子里简直是一场捕鱼狂欢。大人、小孩、老头,都挽了裤腿下水去捉鱼。因为随着水位的下降,整条河的鱼都随着水位集中到了最后的水坑里,所以鱼格外多。浑水摸鱼,就是这个时候。大家全都下水捞鱼,有的用网,有的用筐,有的用笊篱,还有的用化肥袋子,把整个水坑搅的天翻地覆。水太浑了,鱼没法呼吸,都在水面露着头吧唧嘴。我是小孩,没有什么工具,因为妈妈才不会给我准备抓鱼的工具(爸爸在外打工),我就安安静静的在一角站着,守株待兔。因为我安安静静不动,仓惶的鱼儿就会往我这边跑,我就徒手一条一条去抓。有一次,整个河里只有不到五条超过一斤的大鱼,我这个十岁的小孩子徒手就抓了一条。它那会露着一个大脑袋在那里呼吸,我一下就盯住了它,就它脑袋最大,等它游到了我脚边,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掐住它的大脑袋把它扔到了没水的淤泥里。看着那条大鱼在泥里蹦哒,大人们都忍不住喝彩:呵,二狗逮了条大的!


有的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还会合伙作战——泼汪。所谓泼汪,就是在河水还没全被抽干的时候,找一处合适的水汪,先挖淤泥打坝,把进水的水源阻断,然后开始把水往外泼,直到把这个大水汪里的水全泼干,就可以“拾干鱼”了。我们几个一起打坝,一起泼水,忙的不亦乐乎。最后抓完鱼开始分“战利品”。你一条,你一条,你一条,我一条。一圈一圈的轮,直到把所有鱼分完。


每次去捉鱼,我都会弄湿弄脏了鞋子,弄一身一脸的泥,浑身腥臭。妈妈每天去地里干活没有时间管我,只要我别出什么危险也就骂我一顿就算了。至少捞来的鱼虾还可以喂鸡喂鸭,也算我没有游手好闲。而且我还记得,我抓的那条大鱼让妈妈给我们炖着吃了,味道鲜美!


我最后一次去河里捉鱼是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暑假。一天大姐、姐夫带着小外甥女来了,我们几个人去河边玩,正好赶上水抽干了大家在浑水摸鱼。那时候我已经是个半大小伙子了,有了“读书人”的矜持,已不好意思下河摸鱼了。可小外甥女非闹着要捉鱼,于是我再次脱了鞋,卷起裤腿,踏进黑乎乎的腥臭的稀泥里,跟着大家,呼哈热闹的抓起鱼来。


过完暑假,我大学开学,从此远离了农村。从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下河捞过鱼摸过虾。